中国商界

吧! 袅娜翠苗塘半满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租赁 ??来源:财务投资担保??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袅娜翠苗塘半满,斜风细雨助精神。

  袅娜翠苗塘半满,斜风细雨助精神。

紧接着是《文艺报》主编张光年主持对大连会议记录材料的加工、制作。尽管如此,小说发出后影响是巨大的,反响是强烈的,掀起的“波澜”不亚于《班主任》、《窗口》,尤其在政法界。但是并没有听见什么异议或反对的意见。

  吧!

尽管推出了像《初雪》这样的佳作,而在“来者不善”的“批评”出现的情况下,编辑部的同志存在着某种程度的不安。虽则,对这样的“批评”,他们并不感觉完全意外,因为自从刊物发表路翎的小说后,嘁嘁喳喳的甚至很尖锐的流言已经甚嚣尘上了。尽管这样,谷峪本人对待批评还是持积极的态度。二次全国作家理事会后,他很快去北大荒采访。他和另一位作家李准同行,跑了北大荒新垦区许多地方,直达中苏边境。李准回来后写了电影《老兵新传》。谷峪归来后,则写了《萝北半月》、《一个森林警察队员的笔记》两篇很有分量、热情赞歌垦荒队员和森林警察的散文体报告文学作品,均发表于《人民文学》杂志,实际上,这也是最早写北大荒垦区的佳作。1956年下半年谷峪去尼泊尔访问,又给《人民文学》写了一篇《梦晚会》的散文。近读江西《百花洲》发表的李辉同志写胡风集团冤案的《文坛悲歌》。作者下了不少功夫,收集资料,采访今天仍幸存的许多当事人,写成30万字的大块文章,受到读者好评。但我仍然感到有些不满足。正是在周扬实事求是精神的感召之下,我就与胡风集团冤案有关的自己的见闻,略述几点,希望有助于读者了解真相。

  吧!

近年,文艺界的评论,似乎很少涉笔“文化大革命”前曾有影响、虽不是最有影响,却仍是较好的中、长篇小说。马加、王安友的小说,似也少有人提及。我希望这篇小文所涉,能引起评论家们某种兴趣。近年旅游文学作品盛行。香港则出了一位活跃的、写了许多旅游文学着作的女作家夏婕。

  吧!

近年因为事忙,我很少去看望冰心老人。前年去过一次,也是因公。体恤老人的身体,我只同她做了简短的交谈。说到“文化大革命”,老人说:“那时没有人性,就变成了兽性!……”我感觉了老人这句话的分量!这是没有掩盖的单刀直入、一针见血。在我面前的这位老人确似一盆“纯青”的“炉火”,闪耀着纯净真理的光焰。

近年有人因《创业史》第二部这部未完成的作品有某些“左”的影响,而恣意贬低柳青这个作家和他的作品。我觉得不能离开历史条件来分析、估量一个作家。任何作家都有他的时代、历史的局限性。我曾当面聆听柳青说他的《创业史》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的具体构思,今天我仍能很具体地感知他的“局限性”。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但我仍然高度评价《创业史》第一部,它是一部历史地探索了中国农民心态变化的无法抹去的作品。可以说,没有《创业史》,便没有浩然等众多作家反映农村生活的长卷,没有今天陕西写农村的作家大军:路遥、陈忠实、邹志安……之辈。柳青作为人和作家的影响将会长期存在下去。我是先读她的小说,后见她这个人。那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出了一套“中国人民文艺丛书”,选的都是原中国解放区作家的优秀作品。其中有篇是写抗日战争期间新四军进驻并已建立政权多年的一个乡村,因为残存封建势力代表人物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企图利用农民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某个婚配事件,煽动家族封建宗法思想,蛊惑人心,掀起一番波澜,以求一逞;而终于被觉悟的基层干部和人民群众拆穿的故事。这就是菡子的小说《纠纷》,它实际是个小中篇。虽说我是半个世纪前读过这篇作品,但当年读后的新鲜感和一定程度的惊诧,至今仍有印象。如果我没记错,这篇1945年写出的作品,不仅提出了乡村新政权建立后,如何防止旧的封建势力变换花样,卷土重来这样一个尖锐、敏感的政治问题;而更加了不起的是它还从思想上提出了新政权从根本上维护人民应享的权利,这一使许多人感觉新颖而实际上非常重要的、区分新旧政权本质的问题。小说中描写新政权成立后,贫苦农民生活有了初步改善,一个外来雇农方能与村子里一寡妇同居并生育孩子。可是这事在村子里却是众说纷纭。残余封建势力重新插手,想驱逐外来户并夺其田产,重建其压迫人的封建宗法秩序。一部分农民和干部受其迷惑。然而,终于在区、乡新政权领导下,驱散了毒雾,提高了村民觉悟,确认了外来雇工与寡妇自愿同居生子,追求美好生活,是他们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作者用源自群众生活的生动、通俗语言和传统中国小说讲故事、引出人物的写法,从容地展现新旧两种观念、势力的明争暗斗和此消彼长,从而塑造了众多真实的农村人物,最终显示新生力量战胜腐朽势力的自然趋势。但这个过程又是错综复杂的,作者写得入情入理,起伏跌宕,相当深刻。既没有夸张、做作,也没有简单化。看得出,作者对生活的观察体验细致深入,敢于接触乡村生活中复杂矛盾,而对自己所写题材、人物,事件的来龙去脉掌握熟稔,成竹在胸。由此我想到菡子这个作家的实力。此后她来编辑部作客,葛洛正式向我们介绍,她就是我钦敬的女作家罗菡子。

我手边没有当年刊物,登在《人民文学》1964年第7期四五篇延安速写我已记不完全了。但有印象的是地委宣传部的李彬主动写了一篇,他的文稿短小凝练,内容也好(至于具体的,我却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我将它放在头篇。第二篇出众作品,就是李天芳的《枣》了。《枣》“一炮打响”,记得中国作协其后编的散文选集,收入了她这篇。再就是师范学校学生师银笙的《南泥湾来客》,写了天下闻名的垦区南泥湾的今昔变化,内容好,文字也较干净。还有苏若望写的《延安街头》,也颇别出心裁。还有一篇似乎是写一位广东侨乡青年,数年前来宝塔山植树、绿化,改善圣地自然环境的。只是篇名叫什么,谁写的,我记忆模糊;是否是兰草,待考订。他们交稿时间,都没超过我规定的五天之内,我并没对他们的文字做大的删修。我相当满意。编辑部也还满意,于第7期将这组文稿准时推出。社会的反响是好的,尤其文艺界那些怀念延安的老同志;他们也为延安出现一些文学新人而欣喜,打听《枣》等篇作者是做什么的。我受命去看茹志鹃向她约稿,是在她发表《百合花》后的次年。那时我除了知道她是作家还知道她是我的编辑同行,而未见其人。在读了《百合花》后已将她本人的形象诗化,我想像她肯定是个“俊逸”不凡的人。我怀着忐忑不安有几分畏缩的心情到上海淮海中路附近一条弄堂里去访她。我走到一处极为普通的弄堂院中,见一扎着围裙微胖的中年妇女坐在门前台阶上正低头洗一大盆衣裳。我问:“你知道茹志鹃住哪儿吗?”她忽然站了起来,说:“你找茹志鹃吗?我就是。”又急忙擦干了被水浸泡得通红的手。这时我才看清她那白净却很平凡的面容,无论如何同我想像的是大不一样。她平凡的容貌尤其是她平凡的生活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想,也许正是她这种普通人的平凡,使她能深入战地、农村、工厂、车间、里弄,跟普通群众打成一片,并亲近其心灵、性格,不断激发自己创作的灵感。事实上,自50年代末期至60年代,茹志鹃陆续发表了一些小说新作,有些就是以街坊、里弄的大妈、婶婶作为描写对象的,并且再次取得了成功,如发表在《人民文学》的《如愿》、《静静的产院》等短篇。而在写作风格上,她也有了变化,由诗化的抒情风格一变而为细腻的心理刻画与叙事。作家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风格的不断变化、发展是很自然,完全可以理解的。一方面是作家自身人生阅历和感受、思考方式等的变化,一方面是客观现实生活、描写对象等发生了变化,这些都不可能不影响作家创作风格的改变。如果停滞不变倒是十分奇怪的事。

我说:“林希翎,我送你两句话吧: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我说的肖平,是指山东的那个,他姓宋;而非指安徽那位孙肖平。肖平取得全国影响的作品有《海滨的孩子》、《三月雪》、《圣水宫》以及1978年优秀短篇小说获奖作品《墓场与鲜花》等等。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手机电子书手吉网?? sitemap